10位日本摄影大师的写真物语

2022-06-30 04:54

  我极力奉劝摄影家接近自然,因为摄影,并不是为了“拍摄”。忘记摄影这件事,到草原上仰望终日的白云吧。——《朝日相机》

  我的摄影出自对自然的爱慕,一心一意希望将自然之心化为自己内心拍摄下来。时刻变化的四季风情触动我的诗情, 或山、或川、或海、或田园风景、或人。在其中以自我发现自然情感,在感动中极尽一生之力摄影。

  拍摄肖像时,我会先把对象放在适当光线下,研究明暗与形体,一旦发现有趣之处便立即拍摄,在那一瞬间,我毫不思考人物的性格、或是他们的特征,反而依明暗、形体的感觉拍摄。对我而言,那种以表情为主,由神情产生气氛的拍摄方法,我是做不来的。我对造型的趣味更感兴趣,总之我的创作,都是由感觉而生。——《人物作画》、《アルス摄影大讲座· 人物作画法》

  摄影即使是科学的艺术,最终还是得以人的、人文的价值标准作为判断。所以艺术家应以作品内容来选择他的技巧,而非让技巧决定他的作品。——《中途曝光的技法》、《朝日相机》

  百年后, 摄影家灭亡, 因为技巧的彻底单纯化,“ 摄影家” 这个名词将会消失,摄影将能完全普遍化, 但就艺术性来说, 恐怕没有进步多少。——《百年之后的摄影:没有摄影家的摄影》

  我以实物投影的技巧去极端接近、扩大相纸本身在科学面上的自由,我绝不是要用光影抽象炫技,那样反而拘束了相纸的自由。——《为了自由创作实物摄影》、《摄影时报》